Odd EYES

这儿崔肆 主宝钻DC和漫威.随便写写开心就好

放寒假就去展子里玩
开心!!!!!!!
就要打tag——!

诺多中心】十虐(二)


五虐生离死别,
三芬x牙口
简短了那些干枯的形式,Finarfin慢慢走到长子身前,面前低着的金色脑袋和往日的开朗形象出差一折,回想当年那个上天下地的矮个子小家伙如今早就超过了父亲的肩膀。
Arafinwe知道,他留不住兄长更留不住长子。他也清楚,他的长子和自己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他们都是诺多。
替Atar多看几眼中洲吧。
然后未来的王,跪在了父亲身前。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Finarfin不但在转过身去之后还能用眼眶兜住眼泪。
没想到儿子最后那一跪之后,再次见面时就变成父亲单膝柜在儿子的墓前了。
六虐恩义不复,
①费费x诺婶】
她在忏悔什么?
Finarfin不解的看着马赫丹之女。这世界上并没有太多事能让Arafinwe迷惑不解。但他此时确实想不出红发的女士为什么要代替那个精灵跪在这,她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
她在雕刻什么?
Fingolfin的妻子放下针线不解的看着马赫丹之女。阿纳瑞其实看透很多事情,或许要除了这个。红发的女士望了一眼第一尊完工的雕像继续了手上的动作,听不见旧友的疑问。
她在伪装什么?
斗篷盖住了金发公主的脸,看不出她的表情。马赫丹之女用严肃的表情挡住自己,暗暗摇了摇头。红发的女士稍微抬起了头,火光闪耀在她黑棕色的眼眸中。
她爱他们,她恨他。
茵迪斯夫人对孩子们这样解释道。
②埃雅玟x费纳芬】
敬爱的Arafinwe陛下,请问我为什么要爱上您呢?
朵朵浪花敲击岩石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伴随着竖琴演奏的乐曲天鹅公主拾起一只贝壳。
敬爱的Arafinwe陛下,请问我为什么要嫁给您呢?
戛然而止的竖琴音乐,只剩下海浪锲而不舍的演奏挽歌,发出极大的抗议声请求竖琴加入合奏。
敬爱的Arafinwe陛下,请问我为什么生下他们呢?
海浪得知竖琴一时半会不会参入,它听上去有那么一些落寞了。天鹅公主的目光搭在竖琴头上,刻意去躲避落在半空中的手。
或许是因为您曾经爱过我吧。
海浪和竖琴们都不知道这一句话究竟是被谁说出的。
七虐求而不得苦,
鼹鼠银足】
夏日的庆典,举城欢度的佳节银足公主喝了不少的酒。她把额冠以及耳饰全部都交给Atar保管还没等王开口说些什么,自己却是不管不顾的赤着双足投身于舞池之中要和所有的领主共舞。当她同时拉起手脚不太协调的雪塔领主和握着笛子不知所措的涌泉领主时,在音乐的背后一双黑色的眼睛静静地注视这一切。那双眼睛的主人手里正捧着与他气质不相符合的金色花朵。正如公主的金发。
后来,他将花朵掷之于地,用他尖锐的目光扫过那个金发的精灵,金发的人类,和金发的孩子便再无然后了。

九虐因缘薄,
凯三x小白】
风儿啊,为我问候我的堂兄弟他近来可好?
昔日的白公主殿下挽着儿子的小手格格不入地站在黑暗的森林中。
小鸟啊,帮我告诉我的堂兄弟我近来一切都好!
回答她的是乌鸦的呜咽声,曾贵为诺多的白公主殿下的她报以微笑。但她身旁的罗米安因为害怕握紧了母亲的手。
也许你应该认识你的三堂伯,但最好不要遇到他。
无奈的是罗米安到底也没有明白母亲的意思。他确信自己到死都没有听说过他的三堂伯究竟是谁。
十虐人人似君影,犹道不如初。
泉花】
Aeg,我今日又在战场上听到你的名字了。你可能也不会想象到你对后世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Aeg,我今日又在小孩子的口中听到你的名字了。他说自己演奏笛子的技艺甚至远超过涌泉领主。
Aeg,我今日又和埃尔隆德说起了过去,尹缀尔孙子问东问西的样子和她一点也不像,银足的眼底从来都不会有一星半点的悲伤。
Aeg,我今日又被星穹的两个儿子问起你的伟大事迹了。我回答他们,那个混蛋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疯子罢了。
Aeg,我今日竟又看到你的佩剑了。我本想留下它可是剑在人离倒不如让它发挥更多作用,很抱歉我代你做下这个决定,因为我知道即便是你也会这么做的。
Aeg,我今日又想回到贡多林看看了,每当我这样想时,我们的小埃兰殿下都会回以最闪耀的光芒,我猜,他大概也想家了吧。
Aeg,我今日又在庆典上听到出自你手的曲子了。就是你为最后一个夏日之门精心设计的那一首虽然在最终你也没能演奏它。但又何妨?图尔替你保留下来传给他的后世了。
Aeg,我到底还是没有涌泉领主那样的深明大义。请原谅我,可能是真的想你了。

tbc

看得感觉有些乱吧——其实我的目的就是这样的,重点在于意会!

emmmmm得而复失终踌躇没码出来的原因不是因为我懒了x

诺多中心】十虐(一)

一虐美人暮年,
炽安】
风烛残年的老妇人搀着一根木质拐棍,岁月打磨的痕迹静静地诉说过往。
“理她远些,莫要染上她的霉运。”
在那个时代,所有人都称她奇怪,一生未婚在当时并不常见,有传闻说这位女士在年轻时是真正的绝色,在深刻的皱纹中也依旧能找回当年的几分姿色。可并没有人肯靠近她。
只是她有时会脱着她年迈的身躯晃晃荡荡地靠在一方无名的墓碑休息,微微笑着。

二虐爱恨糊涂,
米瑞尔x芬威】
王后沉沉的睡着了,她抛下了尚且年幼的小王子,在群众的绯论声下沉睡了,无论王用多么洪亮的声音呼唤她。
“王后是个不负责任的母亲,不负责任的妻子!”
“她配不上王的爱!”
芬威最后停止了在忏悔中度日,他抱起了哭泣的王子决定忘记第一个离开蒙福之地归去曼督斯的精灵。
可是究竟何如,无人知晓。
三虐知己成陌路,
昐熊x三芬】
Arafinwe是被Nolofinwe一手带大的,一点也不假。Fingolfin很爱这个金发的小家伙,经常带着他与Findo一起到处游玩。小Findo在年幼时也从未将三叔当成长辈过。虽然两个小孩子是一起长大却长,但性格上的差异却非常突兀。Ingoldo会用一个棋子逼得Nolo思考整个下午,Findo会用一只弓箭令Nolofinwe漏出无比欣慰的表情。
直到那一天,平日里悠然典雅的Arafinwe不顾礼节的扣住兄长的肩膀求他留下来,门外的Findekano倚在大门处静静的等着。

而最后,便是人们知道的结局了。

“兄长,请再让我多看您几眼吧,从此以后您与我便要就此别过了。”
但是Finarfin始终等到兄长的那一句farewell.

四虐国破家亡万骨枯,
特刚】
我并非不清楚Maeglin的野心。Turukano手里端着被宝石镶嵌的皇冠.
我知道贡多林的城墙并非坚如磐石。他缓缓地从台阶上走下来,犹如他第一次走上去那般。
我还不止愚蠢得盲目自信。那顶王冠飞离了他的掌心,在圣树领主不解与不甘的目光里落到被诺多精灵的鲜血染红的地毯上。
可是这一切都太过平静了,直到那根他温柔地抚摸过的石柱砸到了王的身上。

tbc?
!!!期中考试考完了我不是应该攒攒人品吗?!?!.....我错了我错了后面几个写不写就...就听你们的吧.....

五虐生离死别,
三芬x牙口
六虐恩义不复,
费费x诺婶
七虐求而不得苦,
鼹鼠银足
八虐失而复回终踟蹰,
梅熊/双梅
九虐因缘薄,
凯三x小白
十虐人人似君影,犹道不如初。
泉花

我的错觉还是....最近不管写什么都是三芬相关——????

芬老爷是怎么发现小儿子谈恋爱的

#Finwe和Ara中心
#芬老爷是怎么发现小儿子谈恋爱的
#一小时产物 潦草潦草潦草oocoocooc
#唉...儿子大了留不住了x
#坚强的跟自己玩做自己的儿子做自己的爹x

圣树的第一缕光升起了,鎏金铺洒在蒙福之地。Finwe陛下站在窗口,闪耀的光芒倾倒在王的脸上任凭迷人的金色勾勒出他伟岸的身姿。他回头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妻子,因为突然闯进来的光亮微微蹙起眉头,维拉是偏爱首生子女的,岁月的变迁没有在这位生养四个孩子的伟大母亲的脸上留下一点痕迹。但在此刻的茵迪丝夫人内心的些许不满全部漏在脸上,有些薄的唇瓣轻轻撅起,秀色可餐。Finwe断然是不会错过这般迷人的美景,他迈着步子走到床边在梵雅族公主的唇上留下一个象征爱的印记。在皇宫里Finwe陛下是受全族人尊敬的至高王,但在温馨的家庭中他只是位威严的父亲和温柔的丈夫,于是他回到床边将扰了妻子清梦的光芒隔绝在窗帘。
或许是太久没有这么清闲的早餐了。把全身心都放心地交给藤椅的Finwe陛下这样想着,他有点想将五个孩子都叫过来,抛掉公务和和睦睦坐下来哪怕只是一个下午或半个时辰。但想想工坊里埋头苦干的Curu,还在待嫁闺中的Findis,沉浸在公务里日夜操劳的Nolo,整日散散漫漫的Irime和三天两头跑去海港的Ara,Finwe陛下不免有些头痛,他深深地叹口气试图将家庭的困扰全部都清出脑外,虽然这都是徒劳。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望着被灿烂的光芒染成金色的窗帘出神。他有很近没有和自己的小儿子谈过些什么了,除去那些简单的日常事物Ara也有很近没有向自己和小时候那样定期讲他那一段时间的所见所闻了。Finwe不免有些无奈,Ara自小就被自己当做金辉一般的宠爱甚至还被Curu旁敲侧击的指点父亲对幼弟过于溺爱,但那时的Finwe并没有听出长子话中的意思,小心翼翼地将剥好皮的葡萄凑到小精灵的嘴边在看他张开粉红色的小嘴啊呜一口塞进嘴里,丝毫不理会手上的葡萄汁和长子对幼子的刀眼,怡然自若的沉浸在金色小团子软乎乎的嫩脸上。白驹过隙眼看时间过了这么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深受溺爱的小王子殿下既没有嚣张跋扈反而长成了一位儒雅绅士的优雅学者的模样。
想到这儿Finwe的无奈过度到了那么一点点的骄傲还有些难言的苦涩。他捧在手心里的小精灵是怎么与自己慢慢产生隔阂的呢——?莫非是诺多族骨子里的叛逆,因为成长的过程中Atar的陪伴不如幼年时期那么多了?Finwe立刻烦躁地摇摇头将这个莫须有的可能性甩出脑外,Ara固然是有自己的小脾气的,三两步爬上王城公园里的大树坐在一根岌岌可危的树枝上晃悠,对下面一脸无奈的Nolo吐舌头要求兄长妥协自己的观念,即使小精灵吃很多糖果也会也能长很高之后,才肯下来。原先这点可爱的小固执长大之后就表现在对知识和武力上。时间证明了小精灵的观点是正确的,站在人群之中不止是一头耀眼的金发最引人注目,还有俊朗的脸庞和高挑的身姿,绝对不输王长孙的身高让人难以挪开落在他身上目光。其实他把这些看得很淡不争不抢,但在其他事情上也绝不会向谁低头,只是安安静静地做到最好。所以Arafinwe是断然不会那么的任性和无理取闹。
那么到底因为什么,天天兴致高昂地跑去天鹅港没有半点儿趣事来和自己的Atar跟Amma分享?Finwe陛下的些许苦涩逐渐转化为失落,他调转椅子的方向,正对着窗口处,这时的光芒从炫目的金色变成了平和的黄色,Finwe的心里有一种难以表达出的复杂爬上了他的眉心。王离开了藤椅对着铜镜整理一下衣物准备一会把幼子召回来认真谈谈。床上的妻子有了几丝醒意手臂本能地伸向床的另一边,Finwe快步走过去握紧她的手在额头上落下温柔的一个吻注视着妻子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才漏出一个有温暖的微笑,暗自许诺不会再让妻子在晚上这么辛苦了,拨弄开几缕金色的碎发他温婉的妻子嘴角上扬好不漂亮,Finwe放开了纤纤玉指向门口走去。他打开门的一瞬间被突兀的金发吓了一跳,金发的主人慌张的抬起头向后迈了一步迅速将手里的物品藏在身后恭敬地行了个抚心礼乖顺地唤了声Atar。Finwe对这样的默契感到几分惊讶,而对于幼子忙乱的小动作,尽收眼底。他故作严肃地板起脸稍微抬高了头摆起架子预备对幼子的夜不归宿进行说教,顺便也起了玩心想看看这个小孩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Arafinwe见Atar生气了放在背后的手瞬间冰凉冒了一身冷汗,他见过平时都很温和的Atar动怒时究竟有多可怕,Ara越来越紧张耷拉着脑袋也不敢抬头看Atar一眼。看来乖巧的小儿子真的有猫腻,Finwe眉头紧锁强势的气场压倒性地靠近小王子殿下,其实Ara这段时间突飞猛进的身高增长Finwe还是挺开心的原来只到自己下巴的小精灵如今已经可以平视他的眼睛了,虽然不是现在这个快要把脑袋塞进脖子里的这个小家伙。
"我觉得你有话要跟我讲,对吗Ara?"
被点名的小精灵惊愕地抬起头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Finwe挑挑眉表示期待他的答复鼓励他开口说出来,顺便想起来带上房间的门,拍下小儿子的肩膀处示意他边走边说。步伐有力的Finwe陛下走了几米之后回头发现小精灵依旧是低着头被金发挡住脸看不出表情,只是背后的那只手攥着一条珍珠项链指节有些发白。看着小儿子的反应Finwe才觉得自己是不是做得过分了点?毕竟Ara长这么大并没有做过什么特别过分的事,而这样刻薄的对待小精灵他的心里不会有些害怕和失望吗?望着还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小儿子王叹口气走回孩子的身边才方清了声音小声安抚地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肯告诉Atar。
"没....没什么的Atar我只是想您和Amma了...."
Arafinwe天生就不适合说谎,每当Ara说谎时就会迅速地用指甲在另一跟手指上留下一道血红的痕迹。而这个小毛病只有他和茵迪丝还有Nolofinwe三个人知道。Finwe陛下没有直接挑明只是伸出一根手指指着他的身后要求他把身后的东西拿出来给自己看。Finarfin在Atar有点骇人的目光下把背后的东西展示给父亲看,丰盈剔透的珍珠争先恐后地炫耀自己的光泽,这真是一串上好的珍珠项链,Finwe一眼将认了出来这是出自老友欧尔威之手的绝佳上品。看着金发小家伙紧张的样子Finwe止不住地胡思乱想,他的小儿子绝对不可能盗取泰勒瑞族的东西,即使是非常需要的,以Ara的能力他一定能做到用正当的方式换取他们,所以Ara究竟为什么要这么紧张?他需要一个解释,就现在。
"Atar您先不要想多,这是泰勒瑞族的公主Earwen殿下送给我的,这儿有一封感谢信希望您能过目,这就是我来的目的。"
Finwe提到嗓子眼里的心终于放下了,结果小儿子的信飞速地扫了一眼,工整的泰勒瑞族文字透出青春的气息。Atar终于漏出开心的表情了,Ara快要跳出来的心终于回归原位,过了一分钟后又逐渐被疑惑代替,Finarfin读不懂Atar此刻玩味的表情了。
"啧,原来Ara是恋爱了"

"Atar您.....别胡说/////"
end

会不会有三芬中心续写emmm.....大概看心情吧

【三家中心】天鹅公主的情窦初开

Earwen中心#
中秋节快乐请大家吃狗粮味的月饼#

又是那个诺多族。
当圣树的金色光芒悄然亮起时 他闭着双眼看似放松的动作仰望星空,作为一名诺多族精灵他对大海可真是不一般的喜欢。星辰的光辉洒在他迷人的金发上,远远望看不出脸上表情却会令谁都会沉迷其中。
在之前我曾一直以为这位金发的精灵是个热爱海洋的凡雅族直到一次盛大的宴会上,才真正知道这位举手投足都透露着优雅的精灵,竟是Finwe的第三个儿子,Arafinwe。举手投足之间的高贵却不失亲近,整片夜空融进他多情的双眼中。忍不住想起那次与他真正的第一次认识,无意识的嘴角上扬陷入回忆里无法自拔。

当圣树的金色光芒悄然亮起,金碧辉煌的大殿里挤满了贵族精灵,无聊的敲着桌子向过来敬酒的精灵们一一拒绝,Atar说这此的宴会决不能像在家里的那般放肆,凡雅族和诺多族的贵族王室全都在场,倘若太过失礼,未来的丈夫会否和心就不得而知了。努力的无视掉Atar最后一句对我未来的规划,即使满肚子的不满也只好咽进肚子里,谁让父命不可违安安分分地度过一个晚上,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现在的无聊已经要把我埋没了,四处观望寻找一点有意思的事物却无意发现了诺多族精灵中难得一见的金发正站在他两位伟岸的精灵王子的身后,早已听闻诺多王室的三王子是金发,而这位王子竟然就是被我当做凡雅族的那一位,此时他正与我的父亲在谈论些什么。三王子殿下散发出的光芒依旧那般耀眼,如同凡雅族那般闪耀微微上挑的嘴角没有一星半点贵族子弟的玩世不恭,眼底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他的个子很高站在Nolofinwe身边并没有身高差带来的尴尬也许参有服饰的原因让他看上去比原来更加挺拔和结实...他或许发现了我在看着他,悄悄的扭头向这边瞅过来又立刻别过去,双手不自然的整理衣着又连续地深呼吸的动作似乎在掩饰慌张。
“维拉啊...”在心里默默地嫌弃自己的无能,堂堂泰勒瑞族公主竟然也会对一名异性精灵自叹不如了。若是被Atar听到,不一定会用什么夸张的笑声嘲笑他可怜的女儿了。
不知有过了多久,杂乱的礼节终于结束。到了所有人都期待的时刻,盛大的舞会正式开始了。乐师们配合恰到好处合奏出洋洋盈耳的乐曲,舞池里的男男女女伴着欢笑声随着音乐翩然起舞。当我打发走第四个前来邀舞的青年精灵后便不觉得这个舞会不与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了,正打算找Atar想个理由提前回去时,Arafinwe款款而来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王子殿下伸出只手做出邀请的动作,在这之前他似乎又犹豫了很久才下定了决心。出于惊讶我也不知道自己愣了多久,再次抬头看向那张英俊的面孔时,他的脸色已经可以和库茹芬威殿下的红袍相提并论了。
“请问您说了什么我没大听清楚。”
身旁的女伴围成一圈小声嗤笑诺多王子的稚嫩,霎时间尴尬的王子也没有要收回邀舞动作的意思,额前几缕碎发挡住了一双眼睛虽然看不出太多表情但他的嘴角明显抽动了一下,这般无礼的公主足够让任何一位养尊处优的贵族公子转身离开更何况是荣光耀身的小王子殿下,但此时的小王子殿下挺直了腰背竭力让自己看上去稳重和真诚。
“我想,我没有什么理由能够拒绝您了”
搭上他的手示意接受邀请,下面那只手的力道像要惩罚我刚才令他那般难堪一样狠狠将我扯了起来,因为中心不稳狠狠地砸到他的怀里。若不是因为腰上有他的另一只手扶着,恐怕天鹅公主就要出丑了,刚要开口责备Arafinwe的小气却被连番的道歉压回肚子里。但这恐怕是尴尬的开始,因为默契度基本为零仅仅是几个简单的动作我就已经不知道在Arafinwe殿下的脚上留下几道印记了,也许是因为种族的不同习惯的舞蹈动作也相差很多,我不得不为尴尬的身高差抬起头仰望他,但映入眼帘的是Arafinwe红透的脸。
“抱....抱歉”
情急之下一句泰勒瑞族的语言跳了出来稍显格格不入,他这般脸红可能是因为我弄脏了他心爱的鞋子?被金发遮住了脸我看不出他的表情。听说Finwe陛下是无比宠爱自己的小儿子,所以说Finarfin是一位骄傲且任性的小王子不足为奇,在刚才我应该用光了他所以的耐心,如果他因此勃然大怒.....想必事情会变得难以收拾吧。
“没关系,慢慢来”
Arafinwe竟操着一口流畅的泰勒瑞族语言,伴着无可挑剔的微笑这样温柔的安慰我....对自己刚才无礼的行为越发得失礼,不敢抬头对上他炽热的目光,就这样舞步渐渐默契的一整个晚上一直同对方跳舞直到宴会结束。

想到这儿此时此刻换成我脸颊发烫了,招呼来一小群天鹅小声求他们来协助我补给Arafinwe一个特别的见面礼。微微点头答应的天鹅们展翅飞走,我望着掉落的羽毛不自觉的捂着嘴笑出了声,他们飞到王子的头顶还没等他做出其他的反应,天鹅们伸展开翅膀以高贵冷艳的姿势将羽毛上的浮毛抖了王子一身。
海岸上的精灵正呆愣的立在天鹅群的中央,错愕和惊慌刻在他温柔的蓝色眼眸中,丢失了往日里的优雅,衣襟和金发上挂满鹅毛。看着他转过身一脸尴尬的样子禁不住突然又笑出了声。

金发的诺多!实不相瞒我也喜欢你。

鼹鼠中心的达拉崩吧

#在曼督斯喝了假酒的黑鼹领主,突然出现在贡多林的一堆死精中间,在此之前曾经的诸位领主们都以为这位臭名昭著的背叛者已被曼督斯拒之门外了。然而今天的黑鼹领主拉着涌泉领主和竖琴领主的手深情演唱,据说当时的Meaglin拿刀抵着Turgon的脖子逼着舅舅为自己伴奏的。那次过后,没有一个精见过Maeglin殿下。直到所有贡多林居民全都原谅了他并拿着小红花迎接这位脸颊通红被白公主和图若卡诺一路拖行,满脸别扭的微光之子。望着那些熟悉的脸上尽数挂着微笑,微光之子并没有曾经的厌恶,或许他觉得自己在无边的黑暗找到了两百多年从未有过的亲情和友情。

很久很久以前,白羽领主突然出现,
带来灾难,带走了银足又消失不见!
贡多林十分危险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领主赶来 大声喊:
我要带上Eol的剑翻过最高的山闯进黑暗森林把银足带回到面前!
图若卡诺非常高兴,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领主想了想,他说陛下我叫:
从小缺爱皮肤苍白的微光之子!
也可以叫我:
父母双亡的迈戈林还会建大门!
是不是:
性格阴郁诺多皇族死最早的精?
金花领主您别乱讲:
黑鼹领主二家里面最好的工匠!

英雄黑鼹领主,骑上最快的马
带着大家的希望,从贡多林出发。
战胜彩虹来袭,扣下他全身的宝石。
无数冷漠见证,他慢慢阴郁,
偏远美丽纳国,跳进洞代王送信,
一路风霜伴随,指引前路的乌欧
闯入一座山洞公主和可怕图尔——
迈戈林拔出宝剑
图尔说,
其实我是你未来姐夫白羽领主金毛的图尔
气不气!
不过三月成功上位的领主图尔
明明是!
对公主图谋不轨的低下次生子
不对!是
名正言顺娶走公主的领主图尔
于是
黑鼹领主二家里面最好的工匠
砍向
对公主图谋不轨的低下次生子
然后
对公主图谋不轨的低下次生子
锤了
黑鼹领主二家里面最好的工匠
最后
黑鼹领主二家里面最好的工匠
虽战胜了
对公主图谋不轨的低下次生子
但没救出
公主小光脚到处跑的阿纳银足
看他们回到了
城门只关住王的美丽七名之城
图若卡诺听说
黑鼹领主二家里面最好的工匠
他打败了
对公主图谋不轨的低下次生子
也不把
小光脚到处乱跑的贡多林阿纳
嫁给
黑鼹领主二家里面最好的工匠
结果白羽领主 银足公主,幸福地像个神话
他们生下一个孩子也在天天渐渐长大
为了让他背很多锅,孩子称作埃兰迪尔
正因如此他的舅舅非常伤心,坑了全城精

好了好了也算是圆回来了(.....
不欺负小鼹鼠了....不欺负了....

【Maeglin】微光之子

到了曼督斯的小鼹鼠#
我好像第一次写这样有点虐的刀子...?#
写完心里突然压抑#
心疼小鼹鼠#
乱七八糟的#
慎人#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Maeglin带上宽大的帽子挡住了苍白的脸。
Maeglin很想去寻找自己的母亲,最熟悉又无比陌生的脸从新浮现在脑海里,奄奄一息的白公主挽住自己手时用噙着泪的双眼表达一位母亲对自己的孩子最真切的爱,她不忍闭上眼睛。曾经意气风发的雅瑞希尔用全身的力气抹掉了Maeglin的泪水伴着一个疲惫的微笑沉沉睡去,无论她的兄长如何大声呼喊还是没有将她唤醒。
冷,难以言语的冷。黑鼹领主扯了扯斗篷将自己缩在其中,勾起嘴角冷笑一声,灵魂又怎么可能会感受到寒冷?
贡多林的Anar,Maeglin心中的Anar。在母亲离去之后,唯一的一位带给自己温暖的堂姐,也是毫不留情地将他狠狠推进黑暗深渊的罪魁祸首。他有时会思考自己对图尔的恨和伊缀尔的爱到底是否真实,而往往都是以浓浓的怒意和满地狼藉收尾。Maeglin深爱伊缀尔但同时也最狠,她刻意的躲避和怜悯的目光,每当Maeglin向他投去少有的微笑时,银足公主都会报以闪躲的眼神就连脚步都会前所未有的加快。她讨厌他炽热的眼神,但他深爱着她的光芒,而现在寒冷侵袭他的全身他停止思绪用尽全力不再去想伊缀尔。她有什么好?Maeglin快要忘记自己为什么爱上银足公主了。
他叹口气,空旷的大殿里传来微弱的声音。Maeglin环顾四周他苍白的脸与周围的环境稍显突兀。
Maeglin曾羡慕过各位领主之间的友谊,沉稳的Ecthelion会因为Glorfindel的一个无聊的冷笑话大笑不止,还有Duilin和Egalmoth抛下公务在丛林间奔跑比赛射击,还有急性子的Rog会静下心来陪Galdor回忆曾经,就连Penlod都会为Salgant的新曲编词。他知道他的舅舅十分在意和器重自己,将领主之位和贡多林的安全保障放心地交给他,与此同时那个满嘴谎言的次生子女得到的,更是Maeglin可望而不可即的。怒锤领主曾在他封为领主的那个晚上郑重的拍着Maeglin的肩膀告诉他“陛下对殿下的关怀更像是一位父亲对他子嗣爱,Maeglin殿下恭喜你!”他豪爽的大笑更像是讽刺,黑鼹领主脸上陪着礼节性的微笑而心中的五味杂陈已经快将他淹没了。
父亲?在我的心中,父亲的概念就是亲手杀掉Amma将她困在黑暗中的罪魁祸首,还有那个恶毒的诅咒。不出您的预料之外,亲爱的Atar您终于如愿以偿了我的下场和您一样惨烈。
Maeglin有一张极其俊朗的面容,而此刻脸上的冷笑并没有为这张脸增添光彩反而多了一丝悲哀。在曾经,每个举城欢庆的宴会里,黑鼹领主热闹的气氛格格不入,就连音乐都懂得避让,欢乐的庆典与他无关,阴郁的王子独自端着酒杯背对着欢笑默默地离去了。
他是王子他孤身一人,从始至终。
有点讽刺?
没有。

The End

The End Of Maeglin.

何为强大?
海港的一片金影踌躇不决,长叹一声远望对岸燃着烈火的白帆和步履蹒跚白雪皑皑的冰峡。
此为强大?
他在骂声中为自己加冕。从没做错任何事却背负了除荣耀以外的全部,此名为强大。
可否具体?
“蒙福之地的第二任至高王Arafinwe殿下”

何为幸运?
是银色港湾掩面流泪的公主,是一夜间失去所有孩子绝望的母亲。
此为幸运?
任凭他将天鹅头饰别于发间,红着脸朗读象征爱的誓言。儿女双全站于身侧,他向她保证一生一世的幸福从未食言。
可否再具体?
“蒙福之地的第二任至高王Arafinwe的妻子,泰勒瑞族高贵的天鹅公主”

给三家的两位空巢老精——

【三家中心】教师节贺文

三芬夫妇#
可怜天下父母心,无论是首生子女还是次生子女,为人父母的都是最好的老师
嘘....这都是小牙口的日记上写的x↑

不知道今天是第几次次,被气得脸颊发红的Earwen从长子的房间摔门而出,与此同时房间内还传来了阵阵嬉笑声。怒气冲天的天鹅公主也不在乎什么礼节的问题,推开了门前两位正要拦住她的侍卫再有礼貌的致歉并以砸门的力道对着丈夫书房的门一阵猛拍。沉浸在公文里的Arafinwe着实被吓得不轻,朱红色的印子在白皙的手上毫不留情地画了一道,一向爱干净的Finarfin蹙眉压低了声音勉强控制住情绪深吸口气才张口说了句进。Earwen一点也不淑女的拍开了书房的大门,迎面扑过来的书香气息也没有让她的怒意减掉半分,看到一脸事不关己眉头紧蹙的丈夫反而更气了。门外的侍卫更是一脸茫然,向来都以悠然典雅示众的第三家族今天都怎么了...?空气似乎在这一秒停住了,Arafinwe头也不抬盯着公文上一个无关紧要的“脏”字看得入神,被染上了红迹的手指顿在哪一动不动。空气就这样凝固着不知道过了多久Arafinwe终于开口要求立在窗口一语不发的精灵出去,显然他还不清楚对面的精灵是谁。
“好啊Finarfin如你所愿,我这就回海港去!”
Arafinwe猛地一抬头那抹熟悉的银色身影正要向着门外的方向离开。没有时间给自己做出什么其他的反应了,他把手指上的红迹随随便便摸到华贵的衣服上,在金色和白色交织的布料上划下一道异常显眼的红色。Finarfin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三两步就把妻子正面拦下赶紧搂在怀里拍着后背安抚,即使怀里的精灵一点也不配合丈夫的浪漫攻势,她拳脚小幅度的大力挥动也没办法挣脱面前这位年轻的诺多精灵,自知敌不过这位似乎化为大型犬科动物的爱人连番道歉还有宛如铁链的双臂只好放弃挣扎愤愤地呼出一口粗气并翻了一个有失形象的白眼。看着妻子也没有要置气离开的意思,甚至已经把半边脸贴在自己的胸口喘粗气Arafinwe才敢松开手臂,轻轻抚摸Earwen的小臂担心在刚才的挣扎中把她给弄得疼了,怀里的精灵毫不领情的打掉了他但又用极其缓慢的速度让自己的手顺着揉滑的布料爬上丈夫结实的肩膀。
“怎么了....?”
Arafinwe迟疑的问到,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细腻滑嫩的脸上轻蹭,第二次被打开的手顿在空中有些尴尬。Earwen趁着他不注意挣开拥抱转身把自己砸进柔软的皮制沙发里再用手头几个靠垫把自己给埋起来。Arafinwe无奈的摇了摇头,凭借身长手臂更长轻而易举的端起书桌上还飘着热气的茶杯再把妻子给挖出来。
“告诉我,好吗?”
坐到妻子旁边有些杂乱的银发垂下几根挡在眼前,Finarfin在帮她打理完头发顺势搂上了她的腰,或许是因为怒意正浓Earwen才没有像原来那样再缓缓拉住丈夫的手。Arafinwe盯着妻子红润的双唇觉得有点口干便微微抿一口手中的茶,Earwen朝他瞟了一眼喉咙小幅度的动了一下就又是一阵沉默。看懂了妻子的意思之后Arafinwe连忙把茶杯递过去献殷勤,并顺利的得到妻子一个白眼。
“这可不是泰勒瑞族公主该有的行为。”
接下来的动作令天鹅公主出乎意料,丈夫竟然猛灌一口茶毫不含糊的凑到自己面前真正意义上的嘴对着嘴喂她喝茶,Earwen此时此刻能做的只有半张着嘴任凭丈夫做出这样令人脸红的方式治疗自己的任性。
“讨....讨厌!”
此时此刻Earwen通红的脸和发色形成羡明的对比,她用小帕子先给爱干净的丈夫把不小心顺着嘴角留下来的茶水擦干,还故意在他的唇上故意捏了两下再用干的一块擦擦自己的嘴才一头扎进丈夫的怀里,泄愤似的掐着衣服上的一枚纽扣无视了头顶上的手。
“现在能够告诉我了吗?”
Earwen叹了口气把刚才故事的来龙去脉跟丈夫细细地形容了一遍,可以看出来对儿子的顽皮天鹅公主已经完全无能为力了只能来找丈夫诉说。刚在儿子那动了气但又在丈夫这碰一鼻子灰,被Finarfin捧在手心里宠坏的妻子心里现在一定特别不好,眼底盈盈闪着的水光便是最好的证明。他低头看着怀里越发委屈的妻子更加心疼,浅浅的一个吻作为安抚就先把她安顿在自己这儿,也不管工作台上晾着的公文径直走向Finrod的房间。注意到三王子殿下走去儿子房间的侍卫们,一致认为Arafinwe的眼神变得有那么一点Feanor了。

“Findo,我有说过多少次曼都斯即是地名也是人名。”语调是一成不变的温柔而手中戒尺拍到桌上的声音着实让刚刚还在嬉皮笑脸的小精灵哆嗦好几下。
“告诉Atar,莫非是我的孩子天生愚笨?如此简单的东西为何这么久了都记不住呢?”
望着面带微笑的Atar,小小的Finrod觉得这是他有生以来见过最可怕的父亲了。
听说,Finrod叫上了Turu骗来了Kano,才勉强写完Atar布置给他的作业。

end
对对对没错....教师节...教师节....【底气不足x

那个.....我想要评论x